疫情下帮扶只是救急,物流企业还得由“重”转“轻”

摘要:疫情敲响警钟,物流企业要认真思考由“重”转“轻”的资产运营长期策略。

“春节之前公司付清了驾驶员的工资和奖金,付清了承运商的所有运费,如果没有疫情,正常运转是没问题的。一般三月份我们要花一月或二月回来的运输款,但因为疫情,今年一月运转了十几天,二月几乎没运营,应收账款没收回,因为我们的甲方还没有正式复工。目前我们照常还贷款、付各种租金、付员工工资等。”

近日,我们采访了滨拓物流总经理助理王洪涛,他向我们介绍了一线物流企业在疫情下遇到的难题,一方面是直接面对的安全运营生产方面的问题,比如运力缺乏、交通管制等;另一方面则是现金流压力,“每天一开门,不算其他费用,贷款买的大几十台车每天要还贷近10万元,租的20台柳汽每天要交1万元。疫情情况不明朗,我们担心之后的现金流问题。”滨拓物流是4A级物流企业,主营业务是整车普货运输、冷链运输及返程整车、零担运输,名下自有和租赁的车有400多台。物流企业每个月应收账款很多,据王洪涛介绍,滨拓物流2019年最高的时候应收账款是8000万元到1亿元。作为一家典型的中大型车队企业,滨拓物流的重资产模式对于资金的压力很大。

位于物流重镇广州白云区的腾宏物流同样在担心资金问题,这家企业自有车辆超过100台,以三方(占三成)和干线整车运输(占七成)为主,据腾宏物流总经理姚小军介绍,公司之前发展势头良好,拥有多种车型,一直在不断订购商用车,但疫情中,腾宏物流作为重资产企业面临着不小的资金冲击,“每个月20号要还40~50台车的车贷,我们很担心现金流情况,还好公司有7台解放J7是‘以租代买’的形式租的,缓解了一些压力。”

各种帮扶政策,都为渡过难关

“这个月资金顶过去,下个月呢?”现在每家物流企业都在担心这个问题。

疫情面前,国家、地方、组织、大企业、投资机构等都为物流企业提供了援助,国家和地方针对社保、税费、贷款、租金、复工生产等多个方向陆续出台了帮扶政策,像是滨拓物流已经申请了减免增值税,将减轻一些压力;腾宏物流则是享受到了多家汽车经销商提供的延后还贷的措施,“近期陆续接到沃尔沃金融、东风金融的电话,主动询问还有多少车贷没还,提供了几种金融方案,在车贷方面帮助很大。”姚小军表示。

正常运营和已经复工的中国邮政、菜鸟、顺丰、京东物流、苏宁物流、三通一达、百世集团等多家企业除了采取措施保障用户和一线员工的安全,还推出了一系列帮扶物流行业的措施。同时还有深国际免除持有的全国范围物流园区租户两个月租金、管理费、停车费;万纬物流无偿开放全国物流园区的仓储资源,提供多温区食品的物流运营服务,以支援全国抗击疫情;货拉拉推出“新冠肺炎司机保障计划”以及司机会员赠免的“雪中送炭计划”……

这些措施都切实帮助了物流企业,困境中他们需要这股力量。但是谁也说不准疫情什么时候会过去,帮扶措施终究只是救急,物流企业需要思考如何补足短板、找到新机遇。就像非典“启发了”电商和全面线上化道路,我们认为疫情是个重要的契机,让物流企业意识到重资产模式的风险性和非长久性,应该逐渐由“重”转“轻”或采取合理的“轻重结合”。

帮扶只是一时,转变模式才是关键

疫情中受影响较深的企业很多是重资产运营,车贷成了物流企业不能承受之重。虽然很多汽车经销商给出了帮扶政策,但延后还贷只能缓解一两个月的资金压力。面对政策变更、突发疫情和不稳定的业务,由重资产模式转为轻资产模式是物流企业“轻装上阵”进行更好发展的有效手段。

滨拓物流和腾宏物流虽然都是重资产企业,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点是都在向轻资产转型,他们采取租赁、“以租代买”的形式,显著减少了一次性支出、节省了总成本。以一台卡车33万元裸车价为例,与市场上普遍的贷款买车相比,0首付的租车模式以不到4万的低保证金就能提车,节省50%~60%的一次性费用支出,而其他保险、轮胎、维保等均由租车服务企业包办。这种模式不仅能让企业把更多资金投入到业务发展上,还能降低管车成本,3年总成本能比贷款买车节省2~3万元。

滨拓物流和腾宏物流还都具有前瞻性,在2019年已经开始布局。“2019年滨拓物流得知‘按轴收费’政策将落实,曾经想自己买车,但当时刚买了50台汕德卡,资金压力比较大。因为我们拉快递,每车最多不超过20吨,用6轴的车没有必要,所以租赁了嬴彻科技4×2的车加上挂车,也就是5轴。虽然现在ETC按轴收费的政策还没全部完善,数据对比不明显,但我们相信5轴过桥费肯定比6轴要省很多。”

和重资产比,轻资产在各方面都能减轻企业的负担,这方面王洪涛感受很深,“疫情之前我们开始就尝试嬴彻科技的卡车租赁服务,现在看下来,要认真思考‘重’转‘轻’这一长期策略了。首先,资金不需要一次性投入太多;其次,租赁嬴彻科技的重卡,车辆维保都是打包的,轮胎这种消耗品可以上门服务,减少了工作量;保险也不用去询价,车来的时候已经根据我们的需求上了保险;嬴彻科技有智能管理系统,不需要我们专门记录公里数等,系统会主动提示维修和保养的时间。”

腾宏物流总经理姚小军则更加干脆,“以后我们公司不买车了,全部从嬴彻科技租车。如果业务稳定,那就以租代买,长租三年;如果是项目型的业务,可能做一两年就没有了,我们就签短租,项目有多久我们就租多久。”

确实,即使抛开疫情的阶段性影响,在按轴收费的政策变动以及招标周期越来越短的影响下,物流企业的运输业务本来就承担着更多风险。如果直接购车分期还款,即使业务发生变化也必须继续还款;而如果采用租赁尤其是短租模式,则可以在业务变化时,灵活调整车辆资产的配置计划,降低风险,并且月租金的现金流压力也更低。同时车辆由嬴彻科技全权负责上牌、年审、保险、维保等配套车辆管理服务,可以提高运输效率。

滨拓物流和腾宏物流的合作对象都是嬴彻科技,这是一家致力于打造干线物流自动驾驶卡车网络运营的公司,公司在快速发展L3自动驾驶卡车研发的同时,已于2019年初就开展了线下卡车租赁和线上车辆资产运营管理服务,通过技术和运营结合的资产服务助力企业降本增效,目前业务已覆盖全国,合作客户近百家。

在租赁方式上,嬴彻科技与主流品牌车厂合作,按需定制车型,提供0首付低保证金的长短租服务,降低现金流压力,并提高车辆配置灵活性。在运营管理上,从车辆全生命周期成本TCO出发,嬴彻科技通过车辆技术优势和运营管理经验,一方面为客户排查油耗异常实现技术节油,另一方面整合后市场优质资源,以配套后服保障及数字化车辆资产管理平台,为客户实现综合成本节省及管车效率提升。据了解,疫情期间,嬴彻科技除了提供1年期短租和0首付低保证金提车的租车服务外,还额外提供最高15000元/台的租车补贴政策,帮助物流企业熬过暂时的困难,也为后续轻资产化发展做好准备。

结语

其实,严峻的经济形势、年初实行的按轴收费已经让物流企业遭遇了很大挑战。疫情的发生虽然是个意外,但它进一步暴露了物流企业较差的抗风险能力。企业的账款周期被拉长,加上成本升高、收入降低,重资产的模式让疫情下的物流企业面临生存危机。我们需要意识到,帮扶只是救急,物流企业转变模式才是关键。特别是疫情过去后,随着社会恢复有序,物流业必将重振和反弹,必将需要大量运力,这时物流企业切忌盲目贷款买车造成巨大的现金流压力,希望大家把疫情中暴露的短板作为前车之鉴,由“重”转“轻”或“轻重结合”对于物流企业才是长久之道。

 

文章来源: 罗戈网/物流沙龙

0 条评论

发表我的观点

取消

  • 昵称 *
  • 邮箱 *
  • 网址